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月

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日志

 
 

我的牙啊!(原创随笔)  

2011-10-29 16:27:53|  分类: 原创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 2011年10月29日,一颗伴随我将近三十年的牙齿永远地离开了我。

    记得那是大一下学期,应该是非典期间,有一段时间,由于过度吃糖,我的左上侧的第五颗牙齿开始疼痛。小时候总是看到妈妈因牙疼而疼痛难忍的样子,所以,小时候我很少吃糖。后来,长大了,无论走到哪里,初次认识的新朋友总会第一时间夸我的牙齿既整齐又洁白,她们说我的牙齿好像是陶瓷做的,还闪着亮光呢!说这话的时候,她们满眼都是羡慕,那时别提我有多自豪了,也因此,我爱上了微笑。每次刷牙的时候我更认真了。

    上大学后,大学的新朋友们对我的牙齿也是羡慕不已,我也很得意,我觉得我的牙齿是最健康的,最漂亮的。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不再像以前那样爱护牙齿了,确切地说,也许是我对我的牙齿太自信了,我不相信我的牙齿会得病。我开始随意地吃甜食,尤其是晚自习回来后我常常给自己补充点甜点,可能由于时间太晚或者自己感觉有点累,又或者就是自己太懒,刷牙也不想以前那么认真了,常常是随意刷几下而已。也许是水土原因,也许是因为我的坏习惯,我的牙齿不再像以前那样洁白如玉、整齐有序,但这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过年返校,妈妈给我带了很多我喜欢吃的一种家乡的特色甜点——一种油到有点腻,腻到有点粘,甜到让人受不了的食品。我把甜点分给室友,室友们也很喜欢吃,可她们都在努力减肥,不敢多吃,所以,都只品尝了一块,而我没有顾及那么多,敞开肚子吃饱了才停止,并且连续几天都拿它当夜宵吃。甜点吃完没几天,应该在一周左右后的一天晚上,大概九点多,我的牙齿开始疼,是突然疼起来,刚开始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把其中一颗牙生生往下剜,我用手使劲捂住脸,企图减轻一点疼痛,想支撑到天亮再去看医生,可是,几分钟后,我都分不清是哪一颗在疼,好像左侧上面一排牙都在疼,我更用力地捂住我的左脸,右手攥紧了拳头,身体开始颤抖,这样坚持了几分钟,我的下排牙齿好像也在疼,左侧所有的牙齿都在疼,好像有很多无形的东西要把我所有的牙齿都生生拔下来,过了一会儿,好像牙齿都被拔掉似的,满嘴里都是胀痛,又好像不是痛,而是有火在燃烧。终于,我实在受不了了,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三下五除二穿上外衣,不顾外面天黑,不顾外面寒风刺骨,推开门就往校医院跑,我在前面跑,我的好朋友在后面跟着,平时比我跑得快很多的朋友,这会儿竟被我摔下一大截。

    晚上,医院里只有值班医生,她给我上了点药后告诉我明天再来医院找专业牙医。经过处理后,牙齿渐渐地不像刚才那么疼了。那天晚上不知道几点才睡着,又好像一夜没有睡着似的。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医院了,医生在牙齿上打了个洞,然后再补上,牙不疼了,并且从外面看不出这颗牙齿有什么异样。

    这样,我平平安安地过了几年,牙齿没再疼过。我逐渐忘了我还有一颗打过洞的坏牙。

   一天吃饭时,我突然听见一声轻轻的“嘎嘣”声,一颗牙齿落在了我的舌头上,“遭了!我的牙!”我惊了一下,可是已经晚了,补的那颗牙掉了,舌头只能感受到一个尖尖的、小小的牙根,值得庆幸的时,虽然牙掉了,但并没有疼痛。

    没过几天,我就去医院在小小的牙根上又接了一颗牙齿。虽然接牙并不疼,但是,这次明显感觉不是自己的牙,吃东西也不敢用力,甚至,我都很少用左侧牙齿吃饭。还好,牙齿不疼,我也没在意。这样大约过了一年时间,我的那颗牙齿竟然疼起来,刚开始并不太疼,只是觉得胀痛,为了避免牙齿夺命似的疼痛,我竟然主动去打针,可是,令我没想到的是,打针也没能阻止事态恶化。几天后的一个傍晚,牙齿竟狠狠地疼了起来,丝毫不亚于第一次牙疼。老公陪我去了长春几乎所有的正规医院,可是,医生都下班了,我几乎绝望了。没办法,老公只能一边慢慢地开车往家走,一边寄希望于路边的牙科诊所。我的牙依然在疼,好像整个头也跟着疼,整个人好像要散架似的,我没有几乎没有力气再睁开眼睛,可是我还是努力地让自己的眼皮上移,露出眼珠。终于,我看到了一家还亮着灯的诊所,虽然是傍晚,光线有些弱,虽然我500多度的近视,可是,我还是先于视力1.5的老公看到这家诊所,我激动地指着诊所,嘴里发出“嗯嗯”的声音,因为牙疼,我已懒得说话了,哪怕是几个字。老公赶紧停车,车还没挺稳,我就推开车门向诊所奔去。牙科医生也要下班回家了,他正要锁门,见过冲过来,赶紧返回屋里,打亮了屋里的灯,我不等他问就说:“牙疼!”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就已经躺在了那张专门给牙疼病人准备的躺椅上,不说话,张开嘴,指着牙给医生看,医生好像被我惊住了,几秒钟后他才迅速穿上白大褂,戴上口罩,拿出工具,打开了病床旁边专业看牙的灯。几秒钟后,医生略带严肃地说:“这牙得拔!”“行!拔!快!”我蹦出仨字。这时,老公也到了诊所。医生又拿来一些金属工具,这些工具,左拧右拧一阵,牙齿被拔了下来,那个地方又只剩下一个小小的牙根了。医生往牙根上涂了一些药,几分钟后,牙齿不疼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遵照医嘱,从不间断为牙齿上药。牙不疼了,还要将牙补上呀!可是医生说,牙根受损严重,并且所剩部分太小了,根本接不上了,即使勉强接上,牙齿也不牢固,最好拔掉!

    拔牙?我从来没想过我要拔牙!到底拔不拔?我一直犹豫不决。这样持续了近两个月,最终决定还是拔掉,拔掉以后,这颗牙应该不能再疼了。

    今天一大早我就起来,准备拔牙。有了上次主动打针的经历,这次拔牙我显得勇敢了很多。找到牙医,心态非常放松地躺在了那张我熟悉的椅子上。我以为我做好了准备,可是,当我听到医生去取工具时发出的金属撞击的声音时,我的心跳还是加快了速度。当医生让我张开嘴,一个金属的东西碰到了我的上嘴唇时,我的双手不自觉地紧紧地攥起了拳头,瞬间,两个拳头冰凉,手心和五指间被汗水浸湿。突然,我感觉到有一个湿湿的、凉凉的东西在我的牙周围蹭来蹭去,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头部也情不自禁地往旁边一躲。医生笑了:“疼吗?我这是在消毒。”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了,这让我想起小时候打针的事,当医生打碎药瓶,用针管装药的时候我就开始哆嗦了,当酒精棉一接触皮肤我就开始大喊疼,往往喊了好几声疼之后才感觉到有凉凉的东西猛地扎入皮肤,现在,看到针我还是害怕。

    “医生,拔牙疼吗?”虽然来之前我已经问过N个人这个问题了,可是,现在我又忍不住问了一遍。

    “打完麻药,拔牙不疼。”这个中年妇女估计在心里笑话我了:这么大人了,还这么胆小!所以,她说话时面无表情。

    我不再问打麻药疼不疼,只是再次鼓起勇气,故作镇定地看着她熟练地用打碎麻药的玻璃瓶,然后用针管儿吸玻璃瓶里的麻药。我在心里祈祷:“多用点麻药吧!可别拔到一半就开始疼啊!”可是,当我看到针管时,我害怕了,针管不粗,但是,足足有我的中指那么长,医生吸了好几秒钟才将针管吸满,这么多药,得多长时间才能打完啊!

    “张嘴!”医生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老老实实地张开嘴,紧闭双眼,没有勇气再看那长长的针管是如何伸向我的嘴里。很快,我感觉一个细细的东西扎到了我的牙龈上,还好不是很痛,还没等我高兴完,那个针头竟然在我的牙龈里画起圈来,好像要把那一块肉剜下来一样,针尖所到之处立刻有小刀划破肌肤的疼痛,我的拳头攥得更紧了。这个过程虽然只有几秒钟,但我还是感觉太漫长!终于针头拔下来了,我刚想松一口,谁知道针头又扎在牙龈的另一侧,同样的手法!我几乎屏住呼吸以减少疼痛,有了刚才的经验,这次我没有了刚才恐惧。依然是几秒钟,针头彻底地撤离了我的嘴。

    医生离开了一小会儿,等她回来的时候我嘴的左半边已经处于麻木状态,我的牙齿、牙龈,包括我的左半边嘴唇都是麻木的。

    医生拿来了一个明晃晃的锥子,她用棉球给锥子消了毒之后就向我伸来,我非常配合地张大了嘴,同时也闭上了眼,屏住了呼吸。突然我感到有东西使劲往一边推我那可怜的小牙根,我知道锥子行动了!锥子一个劲儿地往左侧捅小牙根,一直一直  ……  我没有感觉到疼痛,只听见牙根丝丝拉拉地与牙龈分离的声音,好像大树被拔离的土地。突然,锥子又往反方向推了一下小牙根,一个东西落在了我的舌头上。

   “拔下来了。”医生边说边用小镊子将我那可怜的小牙根儿夹了出来,放在托盘里。

    静静地躺在那里的就是伴随我近30年的牙根,看着它,我有些心痛,有些不舍,好像失去了一个老朋友。我不忍心再看它,于是快速离开了诊室。

     回到家,我在镜子里仔细端详着自己的牙齿。以前赞美它们的词语已经不再合适,还算整齐的上排牙齿现在多了一个大大的洞,下排牙齿也很可怜,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它们竟然像打败仗的士兵,个个里倒歪斜的。我不忍心再看,只是下决心要善待它们。

    善待它们吧!善待它们就是善待自己!

    其实,人们之间何尝不是呢?善待他人吧!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