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月

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日志

 
 

东北的三九天  

2010-01-21 23:01:05|  分类: 原创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2010年1月21日,寒假的第一天。可是,我没有放假,因为,今天下午(12:00——4:30)我值班。正因为今天的值班,我又一次感受了东北的三九天。

    我值班的地点是小学楼的门卫处——小学楼门旁边的一间屋子。我就坐在窗户旁边,透过窗户观察外面的动静。窗户是用胶带封过的,可是,我明显感觉到有一股股寒风从窗缝里挤进来直冲我的头顶,我将胳膊支在桌子上,手也顺势捂住了脑袋,正当我为自己的聪明得意时,寒风竟然狡猾地从门缝钻进来,直往我的裤管里钻。也难怪,一楼的门口本来风就大,从门缝里进点风也是应该,如果是夏天,这当然好,可这是零下二十多度的三九天啊!半个小时后,午饭带给我的热量基本散失完毕,一个小时后,我基本被冻透,可是我还要在这里待三个半小时。虽然我想用看书来转移注意力,可它没给我太多的帮助。

    终于到四点半了,我的手脚不知什么时候早已冰凉,虽然期间我无数次地在屋子里来“跑步”。晚班的老大爷来换班了,我“解放”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竟然有好几次脚底一滑差点滑倒。我不得不重视起脚底下的路——东北特有的“冰路”。前天,同事还开玩笑说:“买双滑冰鞋就不用到滑冰场练滑冰了。”我看了看前面的路,竟然亮得跟镜面似的,每次走在这样的路上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如履薄冰”这个成语。 每当此时,我都身不由己地腰微弯,腿稍曲,头前倾,脚却试探性往前挪,好像害怕一不小心踩破冰面掉进冰窟窿,又好像害怕踩到地雷似的。气温虽低,北风虽寒,身体虽冷,手脚麻木却早已汗漉漉的。我不敢再胡思乱想了,我怕自己踩到“地雷”。再往前走,不知谁将楼前的冰面刨开了一块儿,我这才看到路上的冰面竟然有五六厘米。我感叹:滑冰场真是无处不在啊!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自己的嘴巴竟然有些不听使唤了。我不敢再磨蹭了,因为我听说有冻掉耳朵的先例,想着想着,我竟忘了身处“滑冰场”而一溜烟儿向家跑去。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