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月

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日志

 
 

存在·道·诗·真理(干国祥)  

2009-04-01 21:47:56|  分类: 个人学习材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

一位老师在充分肯定了农历的天空下这个晨诵课程之后,说:“农历课程”是基于诵读的需求设计的,但在实现诵读目标的基础上,能否将内容再进一步拓宽,加入一些科学元素(比如一些气象谚语、看云识天气的方法等等,常老师实际上已经在做),把人文学习和科学学习结合的更紧密些? 

我说:古人的星辰、四季、物候都是一种“自然科学”,一种与存在不相脱离的科学方式,它是科学的基础与前提。因此,这个课程关注自然,关注生命与自然的关联,这本身就是科学之基。

我们不能只把已经充分学科的科学知识当成科学,更要警惕这种知识遮蔽了我们对待自然万物的联系。

这是一种更基础也是更完整的存在,科学与哲学,人类学,都将在这里开始慢慢萌芽,然后分化,但是,始终不能忘却:

存在的整体:天空、大地、传统、人类、心灵的刹那交融。

科学术语不能成为遮蔽我们本真地观察世界、自然、万物的障碍。

B

文必载道,文即是道。

道是不可道说的非常之道,但它透过“诗(艺术品)”而显现其一角,一瞥之间,我们借以窥见存在的根柢。

江清月近人——五个字,一行诗,一个诗人的灵魂,大地,天空,传统刹那聚合的焦点。五字即存在之涌现,即存在者人体验到存在(真理、道)的刹那。

而我们吟起五字,若天空大地重现,心灵感动于其间而不能言,即是诗向我们显现存在之真理。在这里,诗(诗所显示的一切),阅读者的心灵,阅读的处所,共同涌现一个关于存在的真理。 

C

诗词有隔与不隔之说,凡词语成为诗与读者之间实现“真理涌现”的障碍的,即为隔。

曲文不一定是隔。

某些隔对于熟谙曲故者不成为隔。

但是,凡诗形成的刹那间,词语本身还未能成为存在生机的,则一定会成为“隔”。

有些诗只有长短押韵形式,本身并不是存在真理的涌现,而只是形式的把玩,我们可以称之为诗艺之诗,而非存在之诗。

所谓一字之师,即是悟者去除有“隔”之词。或者于原存在之真理中,作更深一层的揭示。

D

文以载道,何若文以现道,文即是道?

文道关系,拙劣了,就像寓言与寓意,最糟糕的,还是自己自说自话揭示寓意。最完美的,即是诗,无一字不言道,无一字言道。

凡最好的诗,都是道-存在直接涌现的诗。

也就是我所谓“文即道”之诗。

此种诗,离文无道。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儒家之道也

故读此生命生担当之心生忧患之心生怜悯之心生责任之心。

问渠哪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

理家之道也

故读此生圆融妙趣体悟生生不息之叹。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道家之道也

故读此得逍遥,得清净无为。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少年,足风流……

生命未受儒释道污染(刻写)之道也。

故读此生自然未拘之冲动生青春美好之感觉。

E

素心如简:我很喜欢杏花吹满头,但说不出个所以然:)

干国祥:你喜欢回到生命最初的纯真

不受拘束与污染

不求深刻与崇高

只求真诚地呼吸,爱,以及死亡。

一首好诗,就是把你带到某一时刻。

它让你的那种感觉从蒙昧中涌现、豁亮起来,并进而,刻写出下一个你。即,它影响你的生命,实现你生命的一种可能。

这种实现就是对另外实现的驱逐,所以,真理同时也就是非真理,豁亮同时也就是昏暗。

F

素心如简:冯延巳《鹊踏枝》:

谁道闲情抛掷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  

河畔青芜堤上柳,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

——这首词怎么讲,我没有感觉了。看你解诗看得我不会解诗了

铁皮鼓:按干干的标准,素心提供的这首诗,也不是好诗。

干国祥:皮鼓说来听听,为何不是?

铁皮鼓:没有切入存在的深度呀,只是生活的情绪。

干国祥:

存在即情绪——深度,首先是诗与存在的关联而言。

这首诗要解,第一步依旧是“现象学还原”,即回到情景中,完全地进入。

素心如简:我对这首词没感觉,半个下午对着它发呆 

嫣然:叶嘉莹在《唐宋词十七讲》里很细地讲过的,也是因为她讲了,我才喜欢上冯延巳的,嘿嘿,我对皮鼓说,若冯现在在世,也是迷死人啊

素心如简:我看过,但依然没感觉,我怎么感觉有些娇情

飘动的心绪:素心如简我和你一样。

干国祥:我觉得诗有时不必解,只须读。我试着读了一遍,把它转译为我平常在使用的语言,这相当于说,它唤醒了我的这些感觉:

我总以为,那些无名的忧伤啊,那些无由的惆怅啊,已经消失在过去的岁月里了。

我总以为,我可以从此从容地笑对花开,花落,从容地笑对人聚,人散了。

可是谁能料到,这春天重回的时候,那些无名的忧伤,无些无由的惆怅,却依旧弥漫在我的心头。

镜子里的我,还依然年轻,但是我的梦想呢?我的梦想在哪里?我更青春时的抱负在哪里?每日里,在明媚的花前,在美丽的少女之前,举杯而饮,我陪伴他们欢笑,陪伴自己欢笑,只到宴散之后,剩下我自己,独对这镜中的我,久久怔忡。

qingming1: 难过,看了这段文字,不由叩问自己,想哭~

干国祥:为何河畔上的青草和河堤上的杨柳,每一年春来会青葱如忧愁?

为何心中的惆怅与忧伤,每一年春来,会如柳色般依旧?

为何这一年年过去的生命里,会泛起一年年重复的忧愁?

直到我的生命远逝,剩下这柳色与青草,在遥远的春色里,怀念我的忧愁。

聚会已散,人们远去,只剩下这平林上空的新月,静静地照着我,照着独立于小桥的我,照着这林间的风,静静地吹满我的衣袖:

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

沉吟至今。

淡墨轻轻影:诗活这样心田里,人在这样的诗里鲜绿着。

干国祥:这是我十八岁阅读这首词的感觉,到今天把它写出来。没有背景,不知词人,只是,原初地阅读,本真地感受。

一首词,一种从头凉到脚的感觉,一种突然把你从所处的教室里,超拔到另外一个世界的感觉。

也许外面还炎热,但是你确实进入了那种春晚的凉意,那些外面还干燥,但你确实感觉到了微雨后的湿润,也许刚才你刚大笑,但突然你感觉到了忧伤……

但这种忧伤,是雍容的忧伤——不是为某一事某一人而忧伤的忧伤。

聪明的水:丰富的安静

干国祥-:是的,它是存在的矾,让你突然地清澈起来。

一种高贵的忧愁。这是一种让黑暗变得透明、让生命变得清澈的忧伤。

——如果你有足够的眼力,你可以把这首词和我的这个阅读,当成下午诗论的注脚。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