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月

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日志

 
 

童年的阅读 梅子涵  

2007-11-18 08:48:05|  分类: 家长学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希望优秀的人,是应该亲近文学的。亲近文学的方式当然就是阅读。阅读那些经典和杰作,在故事和语言间得到和世俗不一样的气息,优雅的心情和感觉在这同时也就滋生出来;还有很多的智慧和见解,是你在受教育的课堂上和别的书里难以如此生动和有趣地看见的。慢慢地,慢慢地,这阅读就使你有了格调,有了不平庸的眼 睛。其实谁不知道,十有八九你是不可能成为一个文学家的,而是当了电脑工程师、建筑设计师……可是亲近文学怎么就是为了要成为文学家呢,成为一个写小说的人?文学是抚慰所有人的灵魂的,如果真有一种“灵魂”的东西的话。文学是这样的一盏灯,只要你亲近过它,那么不管你是在怎样的境遇里,每天怎样的职业和操持,是设计房子还是打制家具,它都会无声无息地照亮你,使你可能为一个城市、一个家庭的房间又添置了经典、添置了可以供世代的人去欣赏和享受的美,而不是才过了几年,人们就已经在说,哎哟,好难看哦!谁会不想要这样的一盏灯呢? 文学是很丰富的,各种各样。但是它又的确分成优秀和平庸。我们哪怕可以活上三百岁,有很充裕的时间,还是有理由只阅读优秀的,而拒绝平庸。所以一代一代年长的人总是劝说年轻的人:“阅读经典!”这是他们的前人告诉他们的,他们也有了深切的体会,所以再来告诉他们的后代。这是人类的生命关怀。 美国诗人惠特曼有一首诗:《有一个孩子向前走去》。诗里说:有一个孩子每天向前走去,他看见最初的东西,他就变成那东西,那东西就变成了他的一部分…… 如果是早开的紫丁香,那么它会变成这个孩子的一部分;如果是杂乱的野草,那么它也会变成这个孩子的一部分。我们都想看见一个孩子一步步地走进经典里去,走进优秀。优秀和经典的书,不是只有那些很久年代以前的才是,只是安徒生,只是托尔斯泰,只是鲁迅,当代也有不少,只不过是我们不知道,没有人告诉你,你的父母不知道,所以没有告诉你;你的老师可能也不知道,所以也没有告诉你。我们都已经看见了这种“不知道”所造成的阅读的稀少了,我们很焦急,所以我们总是非常热心地对你们说,它们在哪里,是什么书名,在哪儿可以买到。我就好想为你们开一张大书单,可以供你们去寻找、得到。像英国作家斯蒂文森写的那个李利一样,每天快要天黑的时候,他就拿着提灯和梯子走过来,在每一家的门口,把街灯点亮。我们也想当一个点灯的人,让你们在光亮中可以看见,看见那一本本被奇特地写出来的书,夜晚梦见里面的故事,白天的时候也必然想起和留连,一个孩子每一天地向前走去,长大了,很有知识,很有技能,还善良和有诗意,语言斯文…… 同样是长大,那会多么不一样! 优秀的文学书,也有不同。有很多是写给成年的人们的,也有专门写给孩子和青少年的。专门为孩子和青少年写文学书,不是从古就有的,而是历史不长。可是已经写出来的足以可称琳琅和灿烂了。它可以算作是这二三百年来我们的文学里最值得炫耀的事情之一,几乎任何一本统计世纪文学成就的大书里都不会忘记写上这一笔,而且写上一个个具体的灿烂书名。 它们是孩子们自己的书。合乎年纪,合乎趣味,快活地笑或是严肃地思考,都是立足在敬重我们生命的角度,不假冒天真,也不故意深刻。 它们是读过了长大的人一生忘记不了的书,长大以后,他们才知道,原来这样的书,这些书里的故事和美妙,在长大之后读的文学书里再难遇见,可是因为他们读到过了,所以没有遗憾。他们会这样劝说:“读一读吧,要不会遗憾的。” 我们不要像安徒生写的那棵小枞树,老急着长大,老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不理睬照射它的那么温暖的太阳光和充分的新鲜空气,连飞翔过去的小鸟,和早晨与晚间飘过去的红云也一点都不感兴趣,老想着我长大了,我长大了。 “请你跟我们一道享受你的生活吧!”太阳光说。 “请你在自由中享受你新鲜的青春吧!”空气说。 “请你尽情地阅读属于你的年龄的文学书吧!”我说。

讲演中看见的陌生 现在的社会和成年人并不漠视儿童阅读。和我们的童年比较,他们的关注和提倡甚至是热烈的。我经常去一些地方讲演,总能从台下的反应里看见这热烈,看见让我感动的心愿。并不是我们想像的,他们只希望孩子念好课本,做好作业。一本优秀的文学书可以给孩子们带来一些什么意义他们模模糊糊地知道,甚至是异常清楚地知道。 可是他们不太知道儿童文学。他们仰望和称赞文学名著,但是他们没有意识到儿童文学里也有“文学名著”,而且这些是更适合孩子们阅读的。 这样的遗漏表现在他们的书单上,他们为孩子的购买中,就是一定会有《悲惨世界》《简爱》和中国的四大名著,可是不会有《柳林风声》《地板下的小人》和林格伦的书,和书店里能够买着的别的十分优秀的儿童文学。这是我们需要看见的陌生。 他们不仅是普通父母的,也是几乎全体幼儿园至中学的老师的,包括更有资格为孩子制定阅读书目和计划的阅读指导部门的。这是一个全体需要接受启蒙的事实。 他们不拒绝接受启蒙,而是兴致勃勃、热情洋溢。这也是这个时代优秀和先进的地方。我在上海为中学老师讲儿童文学,一个五十人的班级,买了一万元左右的我推荐的书籍;我去江苏的一个地方讲演,那里竟然有一个几百人的小学老师读书会,我讲到了《时代广场的蟋蟀》,讲得兴奋也感动,这个读书会的老师就为他们的学生和自己的孩子购买了七千本这个蟋蟀的故事。 这会带来一个很重要的进步。成年人知道了,更多的孩子们也就随之能知道,紧接着由成年人的购买力让孩子们如愿以偿。 趣味的理由和建设 我不是一个反教育者,甚至也特别重视儿童阅读的故事里含有的意义和感情。我清楚,作为一个成年人,我的感动和震撼是从这里面来的;而作为一个孩子,他长大以后的回味和记忆,也是来自这一些感情和意义的渐渐清晰和透澈。但是我却一再要对成年人说,要把一本书是不是写得有趣放在判断和推荐的首位。放在写作和出版努力的首位。 这是儿童文学长期酝酿和建设起来的认识,是一个孩子能够喜欢一本书,因此变得喜欢起阅读的最简单和直接的理由,否则,你希望和设计的再美妙的方向和目标也没有吸引力。 1996年,我出任《芝麻街》中国版首席作家。无论是在纽约进行写作学习,还是后来一个一个地完成剧本,我听见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有趣,我为此努力得刻骨铭心。完全是设施教育的美国的《芝麻街》是因为这一个词的实现而使它经受了一个最挑剔的社会的评价,同样,每一个片段都是落实一个目标的中国版的《芝麻街》也因为争取了和这个词汇的最大接近,那些当年兴致勃勃欣赏过的孩子和成年人,如今提到,还是会由衷地笑起来。 当然,“有趣”不是对每一个人都会有效发生的。一个可能的确是非常有趣的故事,在具体的阅读者面前,会令人惊讶地变得没有动静。他甚至会得惊讶地看着你,你愉快些什么?比如看雅诺什的那一本《你是一头熊》,他完全不明白这是在弄一些什么?爸爸回到家里,很累,还受了经理的气,连饭也不想吃,可是儿子却偏偏要说他是一头熊,“你是一头熊,就是!”和熊玩游戏,把熊玩得更加筋疲力尽。 面对这样的失效,我们会有沮丧的心情。 这里失效了的不止是它的幽默感,其实连它的那么温暖的意义也失效了。 第二天早晨,爸爸又要去上班。哈,这时的爸爸可谓精神抖擞,和昨曰的那个爸爸判若两人。昨曰的爸爸垂头丧气,今天的爸爸换上了一件很青春和昂然的绿衣服。对着一步就要跨出门去上班的爸爸,儿子说:“别忘记了,你是一头熊!”一头熊的力气是最大的,一头熊的面前难道会有什么困难和敌人?从亲情的游戏和关爱里得到的力量,是和一艘船在港湾加足了煤块一样的…… 趣味的丰富和建设,其实是很要紧地和写作、出版、阅读推荐者、书籍评论家都连接在一起的。和儿童读者连接在一起。这个话题不是很简单的。

  评论这张
 
阅读(4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