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望月

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日志

 
 

吃 书  

2007-11-12 18:15:40|  分类: 个人学习材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学大热,孔子又当道。这情形,陈四益先生认为,“圣贤”其实是很悲哀的,活着的时候且不说,死后任人涂红抹黑,也一样没脾气。说不客气点,这就像吃鸡一样,炖煮炸烤总相宜。

  不过,“孔子鸡”的吃法种种,得分成两层意思来看,方不失客观。

  第一层意思,孔子乃公共精神资源,你有你的读法,我有我的说法,一鸡两吃都可以,且不为过。比如,于丹谈《论语》心得,这是她的个人权利,你可以不同意她的意见,但不能堵她的嘴。她的书,你不买不看,或拿去烧了祭孔,也没问题,但别拿自己当作民众代表,更别忙着说这是替孔子出气———你又不是孔子,咋知道孔子“着急”?再比如,王朔认为孔子搁今天就一傻逼。我以为,这也是一种读法,并非不能接受。

  第二层意思,既然有这么多种吃法,每个人都可以而且应该选择合乎自己口味的那种。无论读汉儒、宋儒、清儒以至今人讲解的《论语》,还是自己拿本古汉语字典对照原文去读,关键就在于要形成自己的判断,别让人牵着鼻子走。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个人认为,《于丹〈论语〉心得》味同嚼蜡,只适合中小学生拿来当“心灵鸡汤”,岁数再大点的,比如大学生,就没必要啃这“国学奶瓶”了。

  因此,我觉得最近出了那么多关于《论语》的新书,也就李零先生的《丧家狗———我读〈论语〉》值得一读。

  只看标题,“丧家狗”之谓,说明李零对孔子有自己的独到看法:“我读”二字,则强调作者的解读乃一家之见,不强求他人认同。这样的态度,首先就让人欣赏。此外,李零的学术功底,也是一种信心保证,至少对我等来说,这就值得预先支付信任支票。

  当然,光作“题解”尚不足以说明问题。具体来谈,《丧家狗》至少还有三方面对我的口味:

  其一,解读《论语》的基本功扎实。特别是此书在正文之前,先帮大伙儿理顺了《论语》源流版本、古今(中外)《论语》研究概况以及孔子及其门下生平事略。这项工作很重要。因为,历史上的孔子是什么样一个人,他有多少弟子,这些弟子都是干什么的,有《论语》以来大伙儿是怎么看这本书的,哪些人的解读、演绎值得重视,倘若对这些问题没有基本了解,读《论语》如隔雾看花,终究还是一知半解。退一步说,即便不看本书正文者,拿着这几章“孔学索引”,也可以按图索骥,自己找出路。仅此一功,就让人受益匪浅。

  其二,研究《论语》的“学术工具”完备。《论语》的文本,并非一成不变,由于新材料不断发现,从某种意义上说,今人拥有甚至过去儒家名流都不具备的一些有利条件。但首先你得先掌握这些材料,比如竹简本或敦煌本《论语》。如果古本《论语》都未及参考就跑出来说《论语》,基本可以断定是一个孔学门外汉。而以李零先生对简帛古书的研究,我不敢说对《论语》必能有所创见,至少要比其他人讲《论语》要来得更接近于历史的真实。仅此一端,即可将《丧家狗》和当下大行其道的《论语》类书区别开来。

  其三,分析《论语》文本的理路清晰、风格严整。在古代,儒家对《论语》是当“神器”供着,丝毫不敢大意,这是神话《论语》。

  在去今不久的一段时间里,“打倒孔家店”甚嚣尘上,这是割裂传统。

  现在,不是《论语》“别裁”,就是《论语》“心得”,花样百出,这又是大话典籍的作法。与时下流风对比,《丧家狗》算是比较忠实于“原著”的一种解读。一个字,一句话,以前大伙儿是怎么念、怎么解释的,作者自己又是如何认为的———正文部分,基本按照这样的办法进行阐释和发挥。既给出已有答案,又有所演绎和评述,且不“随心所欲”,仅此一“念”,可得《论语》正说之谓。

  当然,无论谁家说《论语》,不外乎拿古人的话浇自己心中块垒。

  正如陈四益先生所说:“无论采用什么圣贤作符号,都只是当代的一种思潮。”这句话对当下国学热、《论语》热现象,可谓一语中的。

  李零自然也不例外。他在书上说:“任何怀抱理想,在现实世界找不到精神家园的人,都是丧家狗。”由此不难看出,李零先生并不准备只作《论语》集注。值得称道的是,作者把这部分“总结”放到了该书最后部分,很老实,也比较理智。至于作者在序言中提到,欲去历来加诸《论语》头上的政治化、道德化、宗教化等意识形态“咒语”,这是勉为其难了。

  说到底,“孔子鸡”可以有很多种吃法,未必都对人口味。顺着自己的喜好,总归不错。李零在书中写了一段话:“据我所知,当年的批孔干将,现在也是急先锋,只不过换了尊孔而已。……从尊孔到批孔,从批孔再到尊孔,他们是驾轻就熟。”所以,读《论语》,关键并不在于外间流行什么书,而在于内心是否对一种价值观有所坚持。

  这也就是李敖先生所谓“时髦不能动”的意思。

(编辑:木头丫头)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